我的位置: 晋江市文化馆 > 信息发布 >正文

“南音是我灵魂的伴侣”

福建日报2020-10-19 09:23
苏统谋
苏统谋与孩子弹唱南音。

  标题:南音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苏统谋近日荣膺“中国文联终身曲艺艺术家”荣誉称号,填补了福建文艺事业该奖项的空白——“南音是我灵魂的伴侣”

  9月25日,南音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苏统谋荣膺“中国文联终身曲艺艺术家”荣誉称号,他是我省首位获此殊荣的文艺家。荣誉面前,他谦虚地说:“这份荣誉是南音给予的,是先人们给予的。我只是个开始,所做的不过是把珍贵的遗产保护好、传下去,并不是我为南音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。”

  从小南音就在耳边萦绕

  1939年,苏统谋出生在晋江深沪镇的一个南音世家。祖父、父亲都是深沪镇御宾南音社艺术骨干,南音从小就在其耳边萦绕,融入其血液。

  “我是在御宾南音社长大的孩子,南音是我灵魂的伴侣,与我生命不可分割。”苏统谋说,南音是一种很特别的音乐,能够让走进它的人废寝忘食。从记事起,他便承担着从家里给祖父和父亲送饭的工作,每次都少不了听上奶奶的一顿怨言。

  从喜欢到学习似乎是很自然的过程,不知不觉苏统谋便学起了南音,这也是记忆中奶奶唯一伤心落泪的事。在奶奶看来,祖父和父亲是不务正业的,所以便把生活的希望寄托在他这个家中独子身上,然而他对南音的好学却是奶奶所不愿意看到的。或许是宿命使然,苏统谋比起祖父和父亲是有过之而无不及:10岁正式入馆拜师学习,14岁便成为御宾社最年轻的“出馆先生”,轰动一时。

  16岁那年,晋江木偶剧团招演员,苏统谋成功入选,有幸师从木偶名师陈天保学习木偶戏音乐,并运用提线木偶傀儡调与南音之间的内在联系,进一步深入研究南音的演奏和演唱技巧。经过长期的艺术实践和艺术磨炼,他的演奏水平日益精湛,且更为系统。

  上世纪60年代,苏统谋到农场参加劳动,那是他停下来作艺术思考最重要的十年,后来很多手稿资料都是在那段时间完成的。他白天参加劳动,晚上偷偷开设南音教席、整理资料,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南音人才。

  寻找南音的正统之源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苏统谋调入市文化局工作,开始深入了解南音掌故,广泛接触各种流派,比较异同,寻找南音的正统之源。

  经过大半辈子的艺术探索与艺术实践,他坚定地走正统南音之路,以“饱曲”著名,在唱功、琵琶指法和洞箫吹奏诸法上有着丰富的素养。他的唱腔,音色明亮、咬字分明、韵味极佳,达到演唱“非我、似我、神情有我、恰似我”的意境要求;他的琵琶弹奏轻转慢捻,声声如落玉盘,是主导一曲南音的“万军主帅”;洞箫吹奏音色圆润优美,音域宽广深厚,音区变化无穷。

  难能可贵的是,他遵循传统,但不墨守成规。比如,在如何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加以创新,他认为要融入演唱者、演奏者的个人感受和音乐情绪;可以谱新曲、填新词,服务现代社会的需要;可以将古谱翻译成简谱,作为辅助教材,进一步推动南音传承……

  成立于1982年的晋江南音协会,是泉州地区最早成立的南音社团,苏统谋当会长,一干就是32年。其间,他先后指导当地各乡镇、村(社区)、学校组建南音社团60个,加入这些社团的成员有2000多人。

  2002年,泉州市南音艺术家协会成立,苏统谋当选常务副主席。30多年来,泉州、晋江组织的南音演唱节、演唱会、大奖赛等各种活动数不胜数,处处都有苏统谋活跃的身影,他既是活动的组织者,又是演唱活动的主乐演奏者,或为大奖赛的主评委。

  加紧收集整理南音资料

  2003年,晋江正式对南音资料编撰工程立项。在政府的支持下,苏统谋开始专门从事南音资料的搜集、整理工作。他与南音老艺师丁水清先生蜗居陋室3年,在前辈原有油印本的基础上,前后勘校28遍,正式出版《弦管指谱大全》,收入传统指谱65套。这是南音史上第一套借助电脑技术印制的指谱大全,被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视为“以现代方式保护和传播南音艺术”的一大突破。

  此后,他对南音的搜集、整理一发不可收,2005年整理出版《弦管过支套曲选集》。套曲过支联唱是一种已近失传的演唱形式,该书的出版,是对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有效抢救、保护与发扬。同年7月,他率晋江市南音代表团赴台湾进行艺术交流,很是轰动,因为南音套曲过支联唱已经几十年没搬上过宝岛的舞台了。

  2006年,苏统谋启动《弦管古曲选集》1至8卷的编校工作。这是“弦管史上空前的大制作”的搜集、整理、编校活动。他广泛征集资料,对古曲进行钩沉;继承先贤传统,按照“支头”辑录;查寻故事来源,校勘曲文讹误,并采用现代技术,把1657首古曲编入八卷大书中,一卷一卷地精印出版,加上之前对指谱、过支曲的整理。

  为全面反映弦管过支套曲的面貌,2011年6月,由苏统谋自编自弹自唱自录的《弦管过支古曲选集》出版发行。如今,这套南音集成已传至印尼、新加坡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等地,成为南音爱好者学习的范本。

  “南音音乐很好,但还不能形成完整的文字资料,缺少完整音乐理论体系的建立,这需要好几代人的共同努力。”他欣慰地说,南音进入中小学课堂已经整整30个年头,成功培养一大批接班人。泉州师范学院设有南音专业的本科和硕士点,为南音理论体系的创立建立了基础。

  将南音作为连接纽带

  晋江连续坚持举办了十五届南音演唱节,群众的参与面之广让任何一种艺术都叹为观止。

  2010年6月,为打造南音传承平台,苏统谋促成晋江市政府牵头组建晋江市南音艺术团,并担任艺术团首席顾问。

  传承南音,关键是思想开放。苏统谋认为:“保留传统应是保留内核,不拘泥于形式。现代艺术发展,需要让更多的人通过形式上的认同再来进一步喜欢上传统,只要我们奏唱的是传统的,让传统更美又何尝不可呢?”

  几年时间里,苏统谋带领艺术团走进国家大剧院作南音专场展演,在清华大学向学子们展现千年古乐的璀璨光辉,在北京语言大学建立南音传习基地……如今,晋江市南音艺术团已然成为晋江文化一张闪亮的名片。

  2018年,他带着艺术团的孩子们亮相中央音乐学院音乐厅,用了半个多小时谢幕。如此高规格的尊重,孩子们都被感动哭了。

  “观众的尊重太深,太沉,我很感动,我在这群孩子身上看到了南音的希望和未来。”他说。

  苏统谋为南音在海外的传播和影响也作出巨大的贡献。作为海外众多乡会南音团体的艺术顾问、艺术指导,他将南音作为一条纽带,把闽南侨乡人民和海外乡亲的心紧紧连在一起。

  “南音伴随着华人华侨远涉重洋,是他们思念祖国、思念家乡的摇篮曲、思乡歌。南音能治病,抚慰游子心。南音能化人,润物细无声。”他说。

   记者 树红霞 通讯员 陈铭伟 文/图

标签:苏统谋|南音
编辑:林琳